HZNU TALK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生工作 > HZNU TALKS

于尘土中守望星空

来源 : 杭州师范大学 基础部     作者 : 盛巧玲     时间 : 2022-03-16

生逢其时,肩负重任,是今天我们这群可爱的人的共同写照。而我作为5.5万思工作人员中的一颗微星,不闪耀却倔强,身处尘土,守望星空。

知道“王小波”和“诗意”已经被人们提到审美疲惫。可上周末我还是把王小波的书翻出来看了会儿,还是选择喜欢这句话“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我不知道王小波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者,而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我坐在黑暗里,还总是背对光亮。但不管是悲观还是乐观,我执意断定王小波是向往美的人,而我亦然。

在我看来,白茶清欢无别事是诗意,睡梦安稳人间至善是诗意。而我的生活,常常被琐事堆满,我的睡梦,时时被铃声惊吓。不诗意,很骨感。望着便利贴上满满的待办事项微信、钉钉里已经显示省略号的未读消息,我不禁苦笑,身为辅导员的我哪还有什么诗意的生活啊!现实中加班到深夜似乎是家常便饭,关灯锁门,走在只有安全灯亮光的走廊上,我不禁想:在常态的内卷比赛中,终于等到了卷王们的小憩,305办公室像个稚气的战士,获得了少有的胜利!可离开办公室并不意味着工作的结束,钉钉又不断弹出消息框,又有学生在问我:老师,我请假怎么请?老师,我寝室有蟑螂怎么办?老师,我生病了要去医院。这个时候,我总是会火速赶往现场,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超人一样,虽然没有超人的红内裤,却似乎披着隐形的披风,能解决学生的各种问题。

可暂时的满足感终究还是不足以消除我应付这些日复一日繁杂事务的疲惫感在和朋友聚会上聊起职业选择,我在感慨自身境遇的时候,还不忘干掉三碗饭,可能就这是化悲愤为食欲吧。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学生给我发的信息,上面写着:老师,我通过研究生笔试了,但是我对于复试还是有些紧张,想跟老师当面请教一下。我立刻回复了个“好”,并拿起外套往外走。这时朋友喊住我说:“巧玲,不是约好了吃完饭一起逛街的嘛?我只能回一句:嘿,姐妹,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相信这样类似的经历是许多身处思政工作一线的兄弟姐妹们都有过的。这其实就是一个普通辅导员的日常,面对成堆的工作偶尔会骂骂咧咧,可内心却还是那个给颗糖就会笑呵呵的小孩。看到自己和那群学生一起,逐渐褪去青涩,慢慢成长,终于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小大人。这种正向回馈仿佛似乎能弥留心间,久久不会消散。即便事后回忆起他们当初那些冒着傻气的问题,也还是满脸自豪的说一句:当初我可是这个学生的辅导员。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教师承担着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人民教师无上光荣,可光荣的背后是责任,是希冀。在浮躁的时代我们渴望更快地变现、更快地成功,可请不要忘记腾出一段空白来陪伴学生成长。

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我看到了身边优秀的前辈于繁琐的工作中找到了个人的成长方向,成长为行业佼佼者;我看到了工作十多年的辅导员育人无数,桃李芬芳,依然不忘育人初心,将琐碎的事情做到极致,将忙碌的日子过的淡定。原来是成长,是和学生的共同成长,方可抵岁月漫长、工作繁琐。

我喜欢梵高,我相信梵高看到的星空就是那个金碧辉煌的样子,活着的梵高画不出人们喜欢的画,可他是信仰星空的人。我不是梵高,也写不出乖巧的文字,我内心有一只粗鄙的屎壳郎,每日滚着粪。可我告诉自己,仍然应该去信仰美。抬头仰望星空的梵高和低头滚屎的自己,我们的共同点在于,我们都信仰美。

也许,在星空下滚着粪,也是屎壳郎的一种滋味。而我,作为辅导员,在尘土中守望星空,也是一种别样的诗意。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学林街16号 邮编:310018 电话:0571-28865012

版权所有 © 2021 杭州师范大学基础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号:33011002011919 浙ICP备11056902号-1 技术支持:亿校云